對台灣歷史有重大影響的228的前天,林突然來通電話要來食拉麵,這樣一時興起是很像我的朋友,不過也未免太隨意了吧,幸好目前我只是個不知哪天是週末哪天上班日的論文孵字人,還想說星期四林要上班才對,猛然想起......偉大的日子總得放假一下,慣例嘛。

林之前也呆過新竹快五年左右,跟我算是前後新竹人,他目前算是從新竹人卒業了,我是那個應該要卒業卻還沒卒業的那個傢伙,所以,地陪就是我啦。

接林的那個晚上,明明就已經九點,林還問我要到哪?新竹沒有夜生活嗎?(果然是個從已卒業新竹人,新竹生活已經拋到上輩子去了)最後他說要到清夜去,回味一下學生時代的美味食物。在車上,我告訴她,最近清華對面開了多拿滋,一下車他就拉著我往「沒有」食物的區臣氏,目標當然是多拿滋..........外面張貼的抹茶王子海報,然後兩個人看著海報傻笑,討論想吃哪種抹茶圈。當然,其他美食還是有回味啦,只可惜多拿滋在我們抵達海報前的那刻,休店了。因此抹茶圈討論是在無燈光店外進行的。(笑)

隔天,懷舊之旅的觀光機車小桃紅又在市區裡晡晡晡地跑跑跑的,吃完大海後,開始觀光行程。林就開始在我旁細數我還沒來到新竹時的「她的新竹風光」。我目前就生活在新竹,對於在地人一切變化都很容易接受,多看個一兩次也就慣了。比如說車站前的漢堡王不見了,只覺得「啊,原來沒有漢堡王招牌的樓,是這麼老舊的樓」之類的奇異發現,而且我一次都沒進去過,它就這樣消失了。

對於久未來新竹的她,我也稍微能夠理解,就跟我回到雲林或台中的感覺,街道變化太巨大,總覺得過去那裡那裡怎樣又怎樣,現在竟然沒了之類的想法蹦了出來。我也許曾經呆過三個地方的關係,逐漸習慣了城市的成長或衰退。

看著林興奮的樣貌,浮現我心中的總是四年多前我初到新竹考試的回憶與印象。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感覺很類似第一次站在中興校門口的微妙感,就這樣,新竹成為我目前人生裡第三個久居的城市。

這樣感性的懷舊旅程,遇到了大遠百就「完敗」了。「完敗」不僅指精神,也是荷包。(笑)正式借廁所之前,就已經晃了一家櫃,上完廁所,兩個女人就很認真地起百貨公司了,最後是以血拼完結的。林最後一樣新竹食物則是星巴克的綠茶那提,至於戰利品的話,下禮拜大概就會陪她「上床」了。嘿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la 的頭像
vampirela

じぶんしんじなきゃ

vampire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