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為了嚐嚐手工披薩才去的,結果去了陽光棕梠,最後還吃到吐出來。


雖然是已約好的聚會,但那天我卻煩躁地提早出了家門就來到了斗六。心情的關係,其實我沒有注意到是否雨要落下了,只知道天陰陰的。一出車站就發現下雨了,沒習慣在南部帶傘的我,就這樣穿著輕便雨衣,背上跛南國的包,捲上褲管,踩著夾腳拖,頭又一直被侯的傘戳到,這樣一路走到陽光棕梠。

很久很久沒有很開心很開心地笑了。那天,非常開心。

三人吃著火鍋,我和林兩人猛喊餓餓餓,侯則一副妳們倆也太誇張之類的表情。或許是由於我的鍋比較晚來,所以到最後都一直啵羅啵羅地狂滾,害我不停地張嘴吞掉食物。再加上,嘴賤二人組一直不斷地針對腰部的穩健不穩健這件事,窮追猛打,不時還現場表演了起來。對面的侯也快瘋了的樣子,曼絲條理地吃著酸白菜鍋,一面陪笑。侯,實在太感謝你了。(拍肩)也因此,完全沒有休息地整整吃了一個小時。

賤了一個小時左右,吃飽也就該離席,一站起來才發現自己吃太飽且進食中根本沒停過筷子,出餐廳門後,整個腰就站不直,肚子真的吃太飽。

從來都沒有體會過那種感覺,就算是猛吃狂塞的吃到飽也是。

有種只要挺直腰,肚子的東西就會裂噴在路人甲或林身上(我趴在他身上走路),噁心感已不知如何形容。最後決定將我的韓式泡菜鍋吐出來。一開始說要吐的時候,林和侯一定覺得我是開玩笑的,只是吃到飽到「想」吐之類的。但問題並非這麼單純,而是我的身體一直告訴我不吐不行、不吐不行的感覺。

吐完之後,就如同笨重的長髮剪成短髮一樣輕飄飄。健步如飛地,與林兩人撐著豹紋傘,為了趕火車,一二一二地邊喊邊小跑步,很像再玩兩人三腳遊戲一般地慢跑到車站,準時坐上車,安然回到新竹。整個人感到清新許多。

這個物語告訴各位捧由們,當您整天空腹,晚餐狂吃的話,請注意飲食步調,千萬不可猛塞不停頓,逗號是個美麗的符號,當然知道句點在哪更好,別像我那天一樣,別說逗號、句號,連頓號在哪都不知道。結果就是林、侯兩媽的東一句「浪費」,西一句「浪費」地將半鍋多的火鍋全吐了出來。(我也不是故意的,都是妳們倆讓我太開心的關係啦,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la 的頭像
vampirela

じぶんしんじなきゃ

vampire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