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還是不要過分空腹比較好。


最近不斷遭受噩夢侵襲,說是惡夢,好像也不怎麼惡。之前搞笑的惡夢已經忘了,昨晚的惡夢則讓我呻吟著痛苦地起床,那真是個奇妙又令人厭惡的夢境啊。

話說我跟一個同年齡的女生、一個料理師傅的大姐姐,三人準備著三人要吃的食材與料理,好不容易在大姐姐超高料理能力之下,數道美味佳餚上桌。奇妙的是大姐姐堅持要在叔父房間裡享用(?),不知為何叔父的房間很像我老家供奉佛像與祖先的神聖場所,在神明前大供桌旁有一個小四方桌,三人便決定在此用餐。由於房間在二樓,每道菜得我們自己拿上去二樓(我老家神聖場所也在二樓),當時我感覺到每個人端上去的感覺都好像是把料理供給神而非自己享用似的,雖然心中有異樣兼非現實的想法蠢蠢欲動,手上卻還是端著料理往樓上走並擺在四方桌上。我們大概是煮滿漢全席吧,不知端了幾次都端不完,最後更剩下我一人努力地搬運食物上樓(雖曾想過其他二人應該也要幫忙,但卻依舊不疑有他地一人努力搬料理)。記得醒來之前,我受到極大的打擊。因為,我在搬食物爬樓梯的途中,竟看見其中一人已經將掃完的兩個空盤子(顯然一人掃完一盤)端下樓!!!!!當場我便呆立在樓梯間,眼神呆然地望著那兩位沒等我就吃完的背叛者的盤子,本人還死皮賴臉地敢自己端盤子下樓又遇上我,肚子空腹的鳴叫聲不斷地在樓梯間迴盪,心中想:『嗚,我都還沒吃(泣~)』。就在無奈、被背叛與空腹的侵擾下,帶著悲慘痛苦又飢餓的感受醒來......(囧)。醒來後,夢中可怖的饑餓感還侵襲著我容易受傷的心靈(餓鬼果然很可憐),因此,二話不說,我便馬上去準備食物填飽夢境中備受煎熬的五臟廟。

夢境中的自己很微妙,受到許多不平的待遇,明明有很多怨氣聚集卻也沒有要爆發的衝動,懷著不平、怨恨與身體飢餓的感受竟然還可以一直持續某一動作,好像有某一繩索持續拉扯自己往前走,沒預想過未來會發生啥事,也不去理會過去與現在有怎樣的想法與感受,當下動作也非自己意識驅使下的動作,好似有某人預先下指令,而我的身體只是完成指令的工具。就連夢到被怪物追殺也是,只知道得逃而且還得不停地逃,被追殺的原因當然不會知道,但是明明差一秒便被抓到卻為何總沒被抓到的緊張感、疑惑與逃過一劫的放心感,都不知道從何而來。沒有思考或停止當下動作的能力,有如被操縱的人偶似的。沒有常理可判定的世界,這才是夢境最非現實的部份吧。夢到被追殺算夢境中的自己倒楣,但夢到被餓肚子可真慘兮兮啊,美食當前卻食之不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la 的頭像
vampirela

じぶんしんじなきゃ

vampire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violaworld
  • 話說你這個東京誘惑是我揪你一起去看煙火這檔事嗎<br />
    那團剛看降價柳,回程班機也拉到中午時間。<br />
    think about it la~<br />
  • yuling
  • 抱歉 <br />
    以上兩則都是yuling的留言<br />
    我又忘記打名字了